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军事 > 正文

盈佳国际有几个 90年前,一家很不一样的幼儿园

时间:2020-01-11 17:56:53  来源:互联网  阅读次数:2010

盈佳国际有几个 90年前,一家很不一样的幼儿园

盈佳国际有几个,南京鼓楼幼儿园中的陈鹤琴像

1920年12月26日凌晨2点9分,一个名叫陈一鸣的孩子来到了这个世界。

而他的父亲,顾不上高兴就拿起了照相机,对着这个刚出生的婴儿拍照,并在本子上记下了他的每一个细节:

“生后2秒钟就大哭,一直哭到2点19分,共连续哭了10分钟,以后就是间断的哭了;生后45分钟就打呵欠;生后2点44分,又打呵欠,以后再打呵欠6次。”

这位名叫陈鹤琴的年轻父亲把自己的儿子当做“试验品”,对他进行长达808天的观察和记录。

1925年,陈鹤琴在对自己儿子的观察研究的基础上,写出了《儿童心理之研究》的著作。

中国自己的幼儿园课程

1923年,陈一鸣3岁了,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。

当年秋天,陈鹤琴在自家住宅不足30平方米的客厅里办起了实验幼儿园,亲任园长,并找了两位老师。

这一次,陈一鸣不再孤单,他有了其他13个小伙伴:弟弟陈一飞、东南大学的教师子女以及两个日本孩子。

这些孩子,就是中国教育史上著名的南京鼓楼幼儿园的第一批学生。

幼儿园创办不久,陈鹤琴带领鼓楼幼儿园的老师们,依靠实验精神,进行中国本土化幼儿园课程的探索。

最开始的时候,陈鹤琴按照“幼儿园是儿童自己的”的理念,让儿童自发进行活动,而老师们只负责“布置环境、提供材料、从旁指导”。

这个方法似乎效果不错,“个个儿童活泼尽致,教师兴趣淋漓,全园充满了生气和快乐”。

但是不久,就碰上了问题。老师们穷于应付,即使精疲力尽也跟不上“电光火石的儿童兴趣”,更不必说“辟新路使儿童前进”了。

于是,陈鹤琴和老师只好放弃让“儿童自发活动”的做法,开始设定一些“原则预定课程”:

教师们根据当时当地的节气、自然物和社会风俗指定课程大纲和活动细则,孩子们在大纲的引领下上课。

这些根据“以儿童为主”设定的课程确实让孩子们学到了东西,且获得了家长的认可。但陈鹤琴却发现其中“不能填补的陷阱”:“强制儿童的兴趣,蔑视儿童个性,教材往往不适用,临时发生的事情很难插进去。”

1926年秋,老师们探索出来了“中心制课程”:即围绕一个中心,综合开展识字、常识、音乐、绘画、游戏、故事等多种课程。

这个课程取得了成功。

1927年,陈鹤琴的“中心制课程”在南京城内14个幼儿园以及晓庄、燕子矶等乡村幼儿园积极推行,并很快传播到全国。

这个幼儿园不一样

陈鹤琴的幼儿园很是不一样。

早晨,孩子们在户外进行早操活动时,你能看到陈鹤琴站在孩子们的面前,边唱歌边做动作,并和孩子们一起模仿打铁、锄地、划船、割麦、纺纱等等;上音乐课时,你能看到陈鹤琴掮着一根棍子在肩上,站在孩子们中间,跟着音乐的节奏,一边走路一边唱:“我是一个小兵丁,小兵丁,小兵丁……”

“玩具就是儿童的天使,游戏是孩子们最重要的工作”,这是陈鹤琴始终坚信的。因此,在南京鼓楼幼儿园,你经常能看到陈鹤琴高兴地和孩子们围坐在一起做游戏。

此外,陈鹤琴还为孩子们打造了一片“乡村田园”:这里有种满樱桃、桃子、枣子的小花园,也能看到种有各种蔬菜的小菜园,还能看到饲养有鸡、鹅、兔的小动物园。

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陈鹤琴认为“小孩子的知识是由经验中得来的,大自然和大社会最好的老师”。

小链接|陈鹤琴的教育理念

回溯陈鹤琴的往事,容易有种时代错乱感。

比如,他痛斥中国幼儿教育的三大病:外国病、花钱病、富贵病,对幼稚园课程照抄照搬日本及欧美国家模式极其反感。他专门著文,提出适合中国国情和幼儿心理、教育原理、社会现状的15条主张。

他对国人对幼儿教育的冷漠与无知痛心疾首,愤然而言:“养蜂有养蜂的方法,养猪有养猪的方法,惟独对于教养孩子,反而不如养猪养牛的重要。”“对于养孩子的方法,事前无准备,事后无研究,孩子的价值,还不如一只羊,或一头猪。”

作为一名清华毕业的庚子赔款留学生,陈鹤琴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拿下教育硕士学位,在哥大攻读心理学博士期间应邀回国任教,在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育科任心理学、儿童教育学教授,对幼儿教育有着深刻的认识。身处封建积习浓厚的中国,面对举国上下对幼儿教育的无知,他愤然说出:“父母对小孩子健全人格的形成有不可推卸的责任”“大人要蹲下来和孩子说话。”

这位中国儿童心理学、家庭教育和幼儿园的开创者、被誉为中国现代儿童教育之父的先生。 在他的两本专著《儿童心理之研究》《家庭教育》中,他对儿童心理特点进行归纳,提出共计101条教导原则。他说:“幼稚期(自生至7岁)是人生最重要的一个时期,什么习惯、言语、技能、思想、态度、情绪都要在此时期打下一个基础,若基础打得不稳固,那健全的人格就不容易形成了。”他主张,家庭教育必须根据儿童生理与心理发展规律才能取得成效;要教育好儿童,首先要学会怎样做父母。

陈鹤琴去世后,人们在他的墓志铭上刻下他1935年写的一段话:“愿全国儿童从今日起,不论贫富,不论智愚,一律享受相当教育,达到身心两方面最充分的可能发展。”(来源|《读者报》 作者|俞生)

整站最新
栏目最新
随机推荐